首 頁 資訊 鄉村振興 美麗鄉村 農業科技 精準扶貧 三農人物 品牌興農

首頁>農業>美麗鄉村

農田里的“乖孩子”

2020年09月10日 15:34 | 來源:中國農網
分享到: 

莊稼都是農田里的乖孩子,沒有哪一個是特別調皮搗蛋的。

你不信,說:“舉幾例”?我說:“沒問題,容我一一道來”!

土豆夠乖的——在山鄉,在原野,頂著一顆木呆呆的頭,沉默不語。哪一天,風過了,鳥來了,天一層層藍起來,溫暖一步步地邁進土地的門檻。

一聲響雷,一聲鳥鳴,抑或一朵野花的絢爛開放。土豆醒了,從泥地里伸出細細的芽,舉著滿身的希望。

某一個夜晚后,黎明中,舉著各色的花——粉紅的、白的、淺黃的、紫的。之后,土豆又開始沉默。

它的果實,三顆、四顆、五顆、六顆……甚至更多。拳頭大的果實,和秋天一同回到農家。

花生也很乖——與眾不同之處,就是將自己的果實深深的埋藏于地下,以其謙遜和淡然隱身于浮華的世面上,默默無聞的去承受那份本該自己的執著。

一俟入秋,埋在地底下的花生,此時粒粒飽滿,撐裂沙土,若隱若現露出地面,等待莊稼人前去收獲。俯下身子一把扯起花生禾,飽滿的花生夾裹著泥土,散發出清新的氣息。

“麻屋子,紅帳子,里頭睡著白胖子”。大人們教的謎語,至今記憶猶新。

稻谷不用說了,它謙卑著,有著令人喜愛的特質。

在貴如油的春雨撫摸下,堅硬的種子發出生命的強音,綠遍秧田。從秧田到稻田,它們站成一行行一列列,競相生長。河水隔三岔五地來訪問稻田,使得秧苗站得更加堅定。

三伏天的高溫,讓它長得更加壯實。盛夏的夜晚,月光如水,悄悄地走向稻田,坐在田埂邊,聽遍野的蛙鳴協奏,是一件愜意的事。

“稻花吹早香,風露千萬畝”,即使碩果累累,稻子依舊謙卑地低著頭。

二十四個節氣里,小麥的乖是有目共睹的。它用盡了四分之三的長度和韌性,從青到黃,小滿、芒種、夏至,輕風、細雨、驕陽。

整個五月,小麥不停地、有序地奔跑著,村前屋后的芬芳滿滿當當。

飽滿的麥子,無言而深刻。睿智充盈了頭腦,低著頭,開始另一種深沉的哲思。

從一個村莊到另一個村莊,漢子和媳婦比雞起得早。他們是麥田里永遠的主角,徜徉在金黃的海面,躍躍欲試的鐮刀在他們手上掛帥上場。他們對小麥的親近和尊重,到了無比虔誠的程度。

不善張揚的玉米總以沉默的方式占據山鄉曠野,它用爪子般的根須時時牽著農人的心。

一粒堅硬的玉米不怕在黑暗的土地下孕育。一枚尖嫩細小的綠葉,總在一場春雨后拱破僵硬的泥土。

任憑雨的洗禮,總是在風雨中翩翩起舞。一生無它,只想長成一株桿直葉茂的莊稼。

玉米,人們青睞的零食;玉米,喂養了貧瘠的村莊。

在鄉間,世代播種玉米的鄉親同玉米一樣的樸實。

棉花這個孩子,起初是肆意成長的,淡綠的,就像一棵小草。棉花秧苗移種到田里后,因為有了大地的滋潤,一天一個長相,很快就像一棵小樹了——滿是枝、滿是葉、滿是綠,漸漸地不像樹,倒像堆在地上的草垛了。這個時候,農人整枝來了,撫撫摸摸這個,修修剪剪那個:孩兒,乖,聽話!棉花似乎聽懂了,就著整后的模樣聽話地成長著。它最后的“長相”,全靠了農人的修剪功夫的??粗约旱牡靡庵白鳌?,農人能不嘖嘖稱乖嗎?

你終于服了,說,“好吧,好吧,我明白了?!倍?,還意猶未盡呢。

說莊稼是從天國領養回來的孩子,你恐怕不信吧——你知道得不多,這不怪你,因為你不太親近農田,不太接觸莊稼,不知道莊稼的好。

我以前接觸很多,所以我知道得很清楚,我想說給你聽。

你看,這些孩子一出生就整齊劃一,排出一排排好看的隊列——它們多團結多友愛呀!

你看,它們多簡樸——用露水洗臉,用雨水洗澡,就能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

你看,它們多謙遜——只是一味地付出,奉獻給我們,從不奢求著回報。

莊稼既是乖孩子,我們就得精心地把它們養大——其實,它們也在全身心地養育著我們。何嘗不是?莊稼離不開我們,而人我們更需要莊稼。

編輯:董雨吉

關鍵詞:田里 莊稼 農田 乖孩子 玉米


人民政協報政協號客戶端下載 >

相關新聞

重庆快乐10分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