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教育·資訊 教育·聲音 教育·實踐 教育·思想 教育·人物 成長·導航 假如我是委員

首頁>教育>教育·資訊

開學后班主任的焦慮:最怕和家長溝通

2020年09月10日 09:30 | 來源:錢江晚報
分享到: 

40多歲的何老師(化名)是杭州一所小學的班主任,這段時間,她最怕的事情就是和家長溝通,每當這個時候,何老師都要提前一天做心理準備。

“她是典型的焦慮癥。開學前后這段時間,有好幾位老師都出現了這種情況,還有的甚至出現了抑郁傾向?!闭憬∪嗣襻t院精神衛生科主任蘇衡說。

經常凌晨兩三點醒來

最怕和家長溝通

何老師找到蘇衡醫生是因為她察覺到自己的異樣,并且生活已經受到影響。她晚上睡不好覺,經常凌晨兩三點醒來,一醒就很難入睡;在家里,動不動就煩躁,控制不住地朝老公發脾氣,連讀高中的孩子都不能幸免,經常被罵。

其實疫情期間,何老師的情緒就不大好了。

當時雖然沒開學,但每天要上網課,她要備課、學習直播、如何在直播時和學生互動等。

“雖然她年紀不算大,但和年輕老師比起來,操作總是沒那么方便,也不算精通。這個學習過程,已經讓她很焦慮,緊張,并且累?!碧K衡說。

疫情之后,學校開學,何老師的焦慮進一步加深。

“很多家長每天都在釘釘群里問她:孩子在學校里戴口罩了嗎?今天洗手了嗎?用餐的時候有沒有保持間距等。她在學校里每天除了上課,還要做好班級衛生打掃、消毒,瑣事很多。有時候來不及看微信群,回復也比較遲。家長還為此投訴她?!碧K衡說。

何老師感嘆,因為疫情,雖然開學推遲了,但作為老師,反而覺得工作是24小時的,隨時候命,沒有休息時間了。

曾有家長,晚上10點多,還在釘釘里,把孩子的作業發上來,讓她批改。

除此之外,以前,孩子們每天要完成的作業,老師會在課堂上交待清楚,然后再在家長群里發布一遍。這段時間,因為事情多,何老師有時候會忘記及時在家長群里發布,好幾次,都是晚上10點多才想起來后再發布。

這也引起了家長們的不滿,說她交待這么晚,都沒時間督促孩子了。

何老師又因此被投訴。

幾次三番下來,她的心理壓力越來越大,到最后,她最害怕和家長們溝通。

家長覺得她管不住熊孩子

年輕班主任產生了自我懷疑

像何老師這樣的患者,蘇衡接診了不止一位。20多歲的劉老師(化名)情況比何老師還略微嚴重一些,她甚至出現了輕度的抑郁。

劉老師剛大學畢業,也在一所小學里當班主任。

年輕的她有自己的教育理念,要尊重孩子的個性,她不喜歡嚴厲批評孩子,更多的是去溝通和講道理,所以,在大家的印象里,劉老師比較溫和。

劉老師班上有一個小男孩,很調皮,經常會在課堂上表達自己的想法。

“他也不是淘氣,就是老師有一個說法后,他會站起來提問,或者提出自己的看法?!眲⒗蠋熡X得這是孩子的個性,所以不會去批評他,有時反而會表揚這個男孩。

劉老師沒想到,自己的這種做法,引起了家委會的不滿。

有些家長覺得她管不住“熊孩子”。

“他們認為,自己的孩子很乖巧,沒有被表揚。老師反而去表揚鼓勵那些調皮搗蛋的,這種做法影響到了自己孩子的三觀?!碧K衡說,這種理念沖突大概存在了一段時間,劉老師解決不了,從而產生的深深的自我懷疑?!八芗m結,覺得自己的理念是不是錯了,但再想想,又覺得自己是在保護孩子的個性,也沒有錯。所以變得很敏感,導致別人一說她,她就開始反思自己。非常痛苦?!?/p>

劉老師晚上開始失眠,睡兩三個小時,就無法入睡,白天也持續性地情緒低落,動不動就自責。

在蘇衡的建議下,劉老師最后換了一個班級,“她調整好心態后,就要采取新的措施,如果在原來的班級,改變可能很難,換一個新的班級,工作會好推進一些?!?/p>

蘇衡說,多數出現心理問題的老師,其實責任心都很強,“老師這個群體,很多人的規矩感比較強,但是學生、家長的性格又是不一樣的,所以,有時候用同一把尺子去衡量,可能會傷到別人,也傷到自己?!?/p>

蘇衡也感嘆,如今,家長對孩子的教育非常重視,這種教育焦慮,不僅體現在家長、孩子身上,其實,老師也會被困在其中。

編輯:位林惠

關鍵詞:老師 家長 孩子


人民政協報政協號客戶端下載 >

相關新聞

重庆快乐10分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