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資訊 綠·聲音 綠·生活 綠·人物 綠·能源 綠·產業

首頁>生態>資訊

地下水超用,欠賬怎么還?

2020年09月10日 09:04 | 作者:王碩 | 來源:人民政協網
分享到: 

當經濟快速發展,農業不斷高產之時,您可能很難意識到,腳下的土地正悄無聲息地下降。

大面積的地面沉降,可危及地表建筑、地下管網、高速鐵路等安全,加劇河口淤積、海水入侵、風暴潮等風險,同時加劇城市和區域性內澇。

C20200910003-zx5

而引發地面沉降的“罪魁禍首”,就是地下水超采。

華北地區是我國地下水超采和地面沉降最為嚴重的地區。數據顯示,目前,華北地區地下水累計虧空量達1800億立方米左右,如果按照西湖1400萬立方米的蓄水量計算,相當于12847個西湖。

未來,水資源格局決定著發展格局??刂频叵滤倪^度攫取已獲得黨中央、國務院的高度重視。從2014年開始,國家已在河北省開展了地下水超采綜合治理試點;并從2017年起將治理范圍逐步擴大到山東、山西、河南等省份。

但專家指出,華北地區地下水超采是一個長期性、累積性和結構性的問題,治理修復需要漫長的過程和多方的共同努力。

地下水都去哪了?

“華北地區地下水超采已經持續了近50年,本質問題就是經濟社會規模超過了水資源承載能力?!痹谌珖f參政議政人才庫特聘專家、流域水循環模擬與調控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中國工程院院士王浩看來,華北地下水的超采一定程度是不得已為之。

京津冀區域,國土面積占全國2.3%,卻生活著占全國8.0%的人口,創造了占全國10.1%的GDP,但水資源量只占全國0.9%。

從20世紀70年代以來,為維持快速的經濟發展和生活需求,華北平原就開始大量開采利用地下水。

以河北省為例,地下水開采量從1956年的15億立方米猛增至2000年頂峰期的166多億立方米,增加了10多倍。即便到2018年,地下水開采量仍然有106億立方米。

一方面用得多,另一方面補的卻日益減少。

據全國政協委員、水利部水利水電規劃設計總院副院長李原園介紹,由于經濟社會用水大幅增加,許多河道生態水量被嚴重擠占,湖泊、濕地水面面積減少50%以上。以海河流域為例,入海水量已由20世紀50年代的155億立方米下降到近16年來的37億立方米。

國家水資源評價結果也顯示,因氣候原因以及上游取用水量增加等人為因素,近年來,京津冀入境水量在大幅衰減。20世紀五六十年代入境水量平均95億方,21世紀以來平均入境水量僅為24億方。雖然目前有南水北調中線工程的一定補給,但減少幅度遠遠超過規劃補給量。

全國政協常委、水利部原副部長蔡其華提供了一組數據:華北地區地下水超采累計虧空已達1800億立方米左右,超采區面積達到18萬平方公里,占華北地區平原區總面積的60%。一些地區形成多個地下水降落漏斗。

比如南宮-冀棗衡-滄州區域,深層承壓水漏斗中心埋深一度達106米。一個直接的后果就是,一直依賴深層地下水的滄州,有的地方打井到四五百米才能出水。

治理取得初步成效

日益嚴峻的形勢得到了黨中央、國務院的高度重視。2014年,中央一號文件明確提出,先期在華北地區河北省開展地下水超采綜合治理試點工作。在取得一定經驗后,2017年,治理范圍逐步擴大到山東、山西、河南等省份。

2019年1月,水利部、財政部、國家發展改革委、農業農村部會同有關部門和地方,研究制定了《華北地區地下水超采綜合治理行動方案》,按照“一減、一增”的思路整體、系統推進地下水超采治理。

一方面,通過大力推進農業、工業和城鎮各領域節水,發展旱作雨養農業、實施農作物輪作休耕等農藝節水措施,以及優化產業布局和結構措施等減少對地下水的開采;另一方面,通過南水北調水、適度增供引黃水等進行生態補水,推進水源置換,替代地下水的利用。

經過近一年的努力,治理效果已初步顯現。

在2020年全國水利工作會議上,水利部部長鄂竟平表示,在京津冀降水偏枯的情況下,已實現部分地區地下水水位止跌回升。

河北省政協副主席蘇銀增介紹

說,河北自2014年起采取“節、引、調、補、蓄、管”等綜合措施后,2019年淺層地下水相對回升0.88米,深層地下水相對回升3.32米;年沉降大于50毫米的嚴重沉降面積由2015年的1.79萬平方公里減少到2019年的0.93萬平方公里。

多項矛盾制約超采治理

在治理取得階段性成果的同時,一些難點問題與政策制約障礙也逐步凸顯。

農業開采地下水約占地下水開采總量的60%,是地下水超采的主體。想壓減地下水,理論上就要減少農業用水。

然而,華北地區又是我國土地光熱資源最為豐富的地區,也是我國優質冬小麥主產區,還是北方重要的蔬菜生產基地。

“從生態安全角度來看,需要適當減少灌溉面積,尤其是小麥種植面積;但是從糧食安全角度來考慮,又需要穩定一定的種植面積。再加上地方政府還面臨糧食生產責任制考核與地下水超采治理任務的兩難,又該如何平衡?”王浩指出的問題似乎很難回答。

再比如,長期以來,用水經濟價格調節機制尚未健全,長期低價用水助長了過度取水用水、浪費水的現象,經濟調節手段沒有充分發揮作用。但提高水價牽一發而動全身,需要仔細考慮與衡量。

治理的長效機制建立方面也存在困難。

比如,先進適用節水技術的推廣一直存在難題。

王浩和他的研究團隊曾調研了京津冀13個城市2000多個家庭用水情況,發現家庭沖廁用水大約占家庭總用水量的22%-28%,但近年來,無水馬桶或極少用水馬桶的推廣并未有大的改進。

再比如,實施種植結構調整,推廣冬小麥抗旱品種與節水配套技術等都有很好的節水壓采效果。但目前這些技術的應用主要依靠財政補貼維持。一旦取消補貼,地下水壓減能力與效果恐將無法穩定。

同時,在地下水監管上,基礎一直較為薄弱。

據李原園介紹,華北地區共有機電井1650多萬眼(其中規模以上約302萬眼),面廣量大,但用水計量率僅為18%左右,且地下水鑿井、取水、排水、保護等環節監管機制不完善,地下水動態監測站網密度并不能滿足精細化管理的要求。

而且在政策上缺乏對地下水壓采的激勵與引導機制,地方政府負擔重,資金問題成為制約治理的難題。比如,調水補水是解決地下水超采的重要手段。但河北、河南等省份由于資金原因,工程建設緩慢,南水北調水消納過程較為緩慢。

要有歷史耐心,制定長遠規劃

正是因為上述這些問題的復雜性,專家們形成一個共識:“華北地區地下水超采是一個長期性、累積性和結構性的問題,治理過程絕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漫長的過程和多方的努力,要有歷史耐心,制定長遠規劃逐步修復?!?/p>

針對即將到來的“十四五”時期,全國政協常委、人口資源環境委員會副主任姜大明建議,應對地下水超采綜合治理作出專項安排。首先將治理的重點放在地下水壓采上,建立京津冀聯防聯控機制,實事求是確定工作目標。各有關方面應為綜合治理創造有利政策環境。例如,在第三次全國國土調查的基礎上,對地下水嚴重超采區的永久基本農田做出適當調整。在保障國家糧食安全前提下,對河北省小麥種植面積和產量考核指標做出相應核減。休耕輪作年度安排,集中向華北地下水壓采區傾斜。

王浩建議,要調整工業產業結構和農業種植業結構,全面提高用水效率。他指出,未來可以結合大氣污染防治等,轉移出去一些高耗水、高污染產業;適當控制小麥、蔬菜等高灌溉需求的作物,尤其是河北壩上地區,更需要嚴格落實以水定地的原則。同時,在工業、農業、服務業等全產業,供水側、用水側、消費側等全過程提升推廣節水技術。

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科學院地質與地球物理研究所研究員汪集旸指出:地表水與地下水存在相互依存、相互制約和相互轉化的關系。因此要把兩者看成一個完整系統,協同推進。在治水過程中,各地要做好河流水域的空間管控,劃定生態紅線,嚴格控制河流湖泊等地表水資源開發利用,改變過去“九龍治水”而又各顧各的觀點,形成治地表水的也“入地”,管地下水的也“上岸”,通過聯合治理、聯合執法,全面推進華北地區地下水超采治理。

蔡其華建議,“十四五”期間應加快南水北調東線和中線后續工程論證和建設進度,充分考慮華北地區地下水置換和回補情況,合理確定調水規模。并夯實地下水計量管理基礎。組織開展地下水監測計量研究攻關,依托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術,建立地下水監測、模擬、預警三位一體的管理平臺。

編輯:秦云

關鍵詞:地下水 地下水超采


人民政協報政協號客戶端下載 >

相關新聞

重庆快乐10分开奖